1. 服務電話:0791-88226189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 查看詳情

談談從印刷工人到位居高職的令計劃 三

來源: 江西印刷廠_南昌印刷廠_南昌印刷供應商_江西昌運印刷有限公司  日期:2017-09-01 15:53:22  點擊:1186  屬于:行業動態
在北京工作的令完成并不孤單,因為哥哥令計劃已調到團中央宣傳部。一位新華社老員工還記得,上世紀80年代,還是團中央干部的令計劃曾趕到新華社的宿舍,幫弟弟令完成搬家。 

    關于令計劃如何上調團中央,這在很多人心中是個謎。公開履歷顯示,令計劃1975年-1978年在山西平陸縣擔任團委干部、副書記。1978年,他成為運城地委干部,一年之后進入團中央宣傳部。 

    不少平陸人士感到費解,令計劃只在縣里做過三年團干,就算能力出眾,一下子獲得團中央的賞識并非易事。 

    不過,從令計劃的老搭檔,也就是當年平陸團縣委書記梁姓女干部所寫的回憶錄來看,令計劃上調北京并不意外。梁姓女干部在回憶錄提到,1978年,令計劃前往中央團校學習。半年后,令計劃學習歸來。梁書記在日記中提到,“……沒有出乎我的意料,他被留在團中央工作了。他這次回來是和我們告別來了……” 

    到1979年,除了去世的老大,令狐家的四個孩子都已離開平陸。當孩子們陸續有了自己的人生,令狐野一家與平陸的緣分似乎也到了頭。 

    1980年左右,運城地區為“十三級干部”令狐野安排了療養和住所。 

    遠離故交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令狐家的孩子處于事業的快速上升階段。 


    1985年-1995年,令計劃先后擔任過團中央宣傳部理論處副處長,團中央書記處辦公室主任,團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團中央宣傳部部長,團中央常委等職。 

    一些曾經和令計劃熟悉的平陸人發現,見他一面越來越難了。 

    1995年以后,令計劃進入中央辦公廳,歷任調研室副主任、調研室主任,辦公廳副主任、辦公廳主任等職。在此期間,幾位高中同學想和令計劃聯系,為此還去問過他的姐姐令狐路線。“她說計劃每次打回來都是用不同的電話,沒有號碼。”令狐路線的回復,讓大家覺得有些牽強。 

    后來,有一位高中同學通過在太原發展的老同學要到了令計劃的聯系方式,據說是家里的座機號。太原的同學囑咐他,“計劃白天很忙,夜里12點以后再打”。 

    這位高中同學真的等到夜里12點以后才打過去,接電話的是一位女士,說他打錯了。自那以后,大家有些失望,也就斷了念想。 

    車禍重創 

    隨著令計劃的仕途不斷上升,令狐一家也愈發低調。 


    2000年以后,令完成辭職下海,他的名字也逐漸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個叫做“王誠”的新名字。 

    有知情人士透露,“王誠”是令計劃幫忙取的。他并不希望外界知道弟弟的真實身份,還曾建議令完成最好呆在國外。只是性格外向的令完成不甘寂寞。進入商界后,改名王誠的令完成常年活躍于科技圈、創投圈乃至高爾夫圈,身份神秘且能量巨大。 

    在此期間,他的第二任妻子、央視著名主持人李平以及妻弟李軍,都先后進入令家的生意圈。 

    記者多方證實,李軍還是上市公司樂視網的早期大股東以及前副總經理。今年9月底,李軍被從山西大同家中帶走。 

    從山西省發改委主任一職退下來的令政策也不愿隱退。2008年1月,他當選為山西省政協副主席,成為一名熱心文化、頻頻調研的官員。 

    2012年3月18日,一向謹小慎微的令計劃被一輛法拉利改變了命運軌跡。 

    據《新京報》2012年3月19報道,18日凌晨4點10分,一輛黑色法拉利跑車行至保福寺橋東輔道時,失控撞到橋體南側墻壁及另一側護欄后解體。車上三人被甩出車外,一人死亡兩人重傷。 

    多名消息人士透露,死者為令計劃年僅24歲的兒子令谷,當時正在北京大學攻讀研究生。出事的法拉利跑車為山西省一家龍頭鋼鐵國企所送,買車費用掛在了該企業下屬某單位賬面上。 

    對令計劃的夫人谷麗萍而言,兒子去世是一個重大打擊。知情人士透露,谷麗萍一度身患抑郁癥,身體狀況非常差。 

    但據新聞聯播,就在兒子出事的第二天,2012年3月19日,令計劃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第十三次全國民政會議。 

    今年以來,令政策、杜善學、陳川平三位運城籍省部級高官落馬,該市前后兩任市委書記白云和王茂設被查。“運城幫”這個詞匯被外界賦予了更多內涵。當年選擇搬到運城的令狐野,一定不會想到107歲高齡的自己還會親歷這場風暴。
脱女学小内内摸出水网站_免费播放很黄很色毛片_ass白嫩白嫩的少妇pics_免费啪视频观在线视频_99精品国产一区二区电影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