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服務電話:0791-88226189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資訊  >> 查看詳情

【??谟∷S】數字出版:技術和內容合作才是王道!

來源: 江西印刷廠_南昌印刷廠_南昌印刷供應商_江西昌運印刷有限公司  日期:2017-07-12 00:11:54  點擊:902  屬于:新聞資訊
        信息技術和網絡技術的發展,使出版業走過了“鉛與火”“光與電”的歲月,迎來了“數與網”的時代。數字出版內容與技術的融合,是人文思維與科技思維的融合。內容生產者需要了解和掌握數字出版的相關技術,以此作為創意生產的基礎。技術實施者則要將精神文化屬性的內容轉化為數字產品,在不同的數字終端上呈現。我們聽聽內容生產者與技術研發者各自的聲音,聽聽他們對融合都持什么樣的觀點。

 

 

  日前,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的《2014年新聞出版產業分析報告》顯示,數字出版繼續保持高速增長,經濟規模躍居行業第二,融合發展提速明顯。

  作為以技術為依托,并且貫穿整個出版流程的數字出版,其內容的生產與技術創新并不是彼此孤立的,而是需要進行深度融合。兩者之間的融合博弈促使這種新型業態蓬勃發展,促使兩種不同屬性和類別的機構合作與對話。記者就此對在內容與技術上各具優勢的單位進行采訪,并結合專家的觀點對這一話題進行剖析。

  內容生產方:

  內容需深度融合技術

  目前從事數字出版內容生產的機構,大致可以劃分為三類:第一類是傳統出版單位,他們通常將自己的角色定位為內容生產者;第二類是從傳統出版單位裂變出來的數字出版機構,如人大數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隸屬人大書報資料中心),他們承擔母體業務轉型的任務;第三類是從事數字內容資源集成的民營數字出版公司,如北京龍源創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傳統出版單位在開辟數字出版業務時,常將自己積累多年的內容優勢作為數字戰略的立足點。如社科文獻出版社出版的“皮書”系列頗具影響,該社在進行數字產品開發時,將其內容碎片化整合,形成學術數據庫。作為最早嘗試數字出版轉型的學術出版單位之一,該社推出的列國志數據庫榮獲“2014—2015年度數字出版·優秀品牌”稱號,社長助理兼信息化與數字出版工作委員會主任謝煒獲得過“2014—2015年度數字出版·新銳人物”稱號。

  謝煒告訴記者:“新技術孕育出版的新業態,科技發展為產業轉型升級、融合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科技創新推動了出版業傳播方式的重構和生產模式的革新。但無論載體怎樣變化,內容為王始終是硬道理。而作為擁有強大內容資源的傳統出版單位,只有將內容進行充分開發利用,才能讓自己真正強大并立于不敗之地。”

  出版單位要想真正做到“內容為王”,僅有資源遠遠不夠,還需要與技術創新深度融合。謝煒提出的建議是,其一要進行內容資源數據庫建設,對內容的組織方式、生產方式、提供方式、管理方式進行變革。其二,要培養一支能夠在傳統出版和數字出版兩個領域左右兼顧,甚至左右逢源的復合型人才隊伍。其三,對內容進行知識關聯、語義挖掘、數據分析,建設知識組織體系,以用戶為出發點和落腳點,滿足其對信息處理和知識獲取的現實需求。

  技術開發方:

  沒有內容,技術是“無根之水”

  與上述專門從事數字內容生產、數字內容集成的機構不同,蘇州夢想人軟件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從事數字出版技術研發的企業。由該公司研發的“夢想編輯器”,是一款數字出版產品的編輯制作工具,該工具能讓編輯快速便捷地將已有的紙質圖書轉化為數字讀物。

  “沒有技術的內容,是難以產生最大價值的,而沒有內容的技術則是無根之水。”夢想人科技公司總裁周志穎告訴記者。他打了一個很形象的比喻,如果把數字出版比作孩子,那么數字出版技術就是教育和愛,對于一個孩子來說,教育和愛是讓他能夠成長得更好的關鍵因素。

  對于當下數字出版內容與技術的關系,周志穎認為:“正常情況下,技術是服務于內容的。但是現在互聯網的發展速度之快,在很多情況下,技術又往往是引領內容的。”硬件技術的每一次成熟,都有可能導致與該硬件特性相關的內容廣泛地發生變化。以平板電腦為例,隨著觸摸屏技術的逐漸成熟,電子圖書或者基于觸摸技術的游戲就慢慢地成為一種新的內容展現出來。

  20世紀60年代,加拿大傳播學學者麥克盧漢提出“媒介即信息”理論,即媒介類型決定信息的類型與信息的深度。載體與內容不可分割,而載體的形式決定信息的呈現方式,辭約義豐的《論語》誕生于簡牘時代,紙張普及后才有了話本小說。與紙質出版物不同,數字出版技術使得數字內容呈現出碎片化的特征。

  專家觀點:

  合作才是發展之道

  不管是“內容為王論”的堅守者,還是“技術引領論”的倡導者,雙方對于內容與技術的關系,倒是有共識。

  “在新常態下發展數字出版,必須堅持以內容為本、技術為用,內容為體、技術為翼,兩者共同構成數字出版的核心競爭力。”謝煒坦言。

  “數字出版是新興的互聯網技術與傳統出版內容的深度融合,并為用戶提供個性化的定制產品。”周志穎如是說。

  對于內容與技術的融合,北京印刷學院教授陳丹有著更為深刻地認識。她向記者表示:“先進的技術,是支持內容生產的手段和工具,可使內容的生產更加簡捷,內容的表現形式更加多元,內容也更容易送達不同的受眾。對于出版產業而言,內容是根本,優質的內容永遠是決定自身生存與發展的關鍵所在。技術只是一種先進生產力,它決定著內容生產的方向、結構和水平,它既是推動出版業發展的重要動力,同時也促進了傳播者與受眾之間的關系,以及內容生產方式的變革。”

  內容與技術融合,是通過借助新的技術傳播優勢,在堅持正確方向和輿論導向的基礎上,更好地堅持“內容為王”,通過內容優勢贏得發展優勢。針對當下內容生產者與技術研發者之間的博弈,陳丹說出她考察整個產業鏈后的研究心得:“傳統出版單位只有與技術商合作,充分利用先進的技術,才能更加注重內容的品質、更加強調傳播的快捷精簡、更有針對性地提供特色信息產品,才能保持和增強在信息內容上的核心競爭力,真正達到推進融合發展的目的。”

  未來的數字出版需要產業間相互融合、優勢互補、相互促進、共同發展,并充分運用先進的信息技術和多媒體技術,豐富和優化內容呈現,滿足用戶的多元需求,不斷完善用戶體驗。俗話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想要有出色的數字出版物,內容和技術缺一不可。

  技術長新,出版長興

  出版是知識的積累、智慧的沉淀、文化的傳承,出版的人文屬性并非與科技發展相悖。從出版業發展的歷史脈絡來看,技術和載體的每一次創新,都會成就出版的飛躍。從結繩而治到甲骨卜辭、鐘鼎銘文,從簡牘、縑帛到紙書,從手工抄寫到雕版印刷,從活字印刷到套版印刷,從鉛字排印到激光照排,無一不是技術和載體的創新。它們推動著出版業的變革與發展,并將出版業推向一個新的臺階。一部出版發展史,儼然也是一部出版技術變革史。

  當下,信息技術和網絡技術的發展,使出版由印刷復制時代邁向數字網絡時代。但數字出版的前路一片未知,程途更是曲折難行,出版人是否應該因此而懷疑或放棄對它的探求呢?歷史的經驗表明,技術由興起過渡到成熟,是時光漫長的漸變過程。數字出版的發展成熟也必然是漸變式的,許多嘗試都只是過渡。但唯有嘗試,才有可能走向成熟。

  在采訪中,受訪者對數字出版的發展,無論站在何種角度、何方立場來發表見解,都能達成一致共識:內容與技術必須融合。

  內容與技術的融合,不是兩者簡單相加。紙質的內容經過數字化技術處理后,搬到互聯網或移動互聯網上,絕非都是好的數字出版產品。融合必須是利用先進的技術優化出版流程,提升內容的傳播能力和傳播時效,實現內容與技術的相互支撐、內容與渠道的有機結合,使數字出版產品立體化傳播、多樣化呈現、多渠道推送。

  內容與技術的融合,也絕非哪一方能夠獨攬。傳統的出版人多為文科專業出身,跨過專業領域去研發技術,顯然不符合現實。技術研發商向內容生產領域開疆拓土,不顧版權而恣意踐踏,對數字出版的良性發展也絕非有益。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內容生產者選擇與先進技術研發商平等合作才是可行之道。

  內容與技術的融合,離不開人才的培養。數字出版消費人群已經出現,隨著數字原住民的長大,未來的數字化消費群體還會呈現出擴大的趨勢,而生產優質數字出版物的復合型人才卻較為缺乏。出版專業是一門應用型學科,業界和學界應加強合作,共同探討如何培養橫跨文理分界線的數字出版、數字傳播人才。

  紙媒式微,傳播還要繼續,理想還需前行。擺在我們面前的是生存還是毀滅?融合已是大勢所趨,順勢而為方是長興之道。

脱女学小内内摸出水网站_免费播放很黄很色毛片_ass白嫩白嫩的少妇pics_免费啪视频观在线视频_99精品国产一区二区电影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